http://www.shawls4men.com

保护环境是个热点话题吗?

  当年10月,27届联大根据会议的建议,决定成立联合国环境规划署,并正式将斯德哥尔摩会议开幕日6月5日定为世界环境日。从1974年起,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每年都会为世界环境日确立一个主题,1974年的主题赫然就是“只有一个地球”。

  将每个主题逐年排列,是一个沉重而又别有意味的事情。每一个主题,都明白无误地宣告了人类所面临的难题与困境。

  今年的主题则显示了这样一幅情景:1850年至1980年间,欧洲阿尔卑斯山的冰川面积减少了1/3,体积减少了一半。在中国,高原冰川每年以相当于整条黄河水量的速度在递减。中国科学院公布:中国的冰川每年大约损失总量的7%。预计到2050年,64%的中国冰川将消失殆尽。据统计,约有三亿中国人居住在西部的干旱地带,并且以冰川水为生。

  “冰川消融,后果堪忧”,这是标准的中文翻译文本,英文原文是:“MELTINGICE-AHOTTOPIC?”直译则为:“冰川消融,是个热点话题吗?”显然,中文译文简洁明了,直奔主题,而英语文本则侧重启发。虽然我的英文水准难以品评高下,但我总是疑心,那句英文其实隐隐透着一丝焦虑,一丝怀疑——冰川消融,真是一个热点话题吗?

  危机,未必到了临头才存在,却常常是到了眼前才沉重。我更倾向于相信,那句透着焦虑和怀疑的疑问,恐怕更真实地反映了人类所面临的问题与危机,更准确地表达了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担心—真正可怕的灾难,也许未必是现实激烈的天灾,而是人类内心对待危机的态度。

  冰川消融,真是一个热点话题吗?如果去问生活于极地的人,去问生活于岛屿的人,去问我国西部那三亿以冰川水为生的人,答案也许确凿无疑,但如果去问那些暂时不被水所困扰之人,答案又将如何?

  如果不是太湖蓝藻突然爆发,无锡闹起了“水荒”,谁会相信,这样的人间福地,环境竟然也如此脆弱?这还是对环境污染状况早有警惕,并且也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加以治理的情形下所发生的灾难,假如不是灾情一朝降临,人们可曾有大难临头的危机与紧迫?而置身事外,饮水暂时无忧之人,又能否从太湖、从无锡,看到有朝一日我们可能的共同命运?同样,如果不是污染物减排目标尽管成为“十一五”的约束性指标,但却在开局之年未能完成,节能降耗、污染减排,是否会成为一时各界热议,并且还颇为时髦的焦点?

  今年世界环境日的中国主题为“污染减排和环境友好型社会”,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惯例一样,我国的主题也是紧紧围绕当前所面临的严重问题,但是显然,问题却并不自今日才开始严重,实际上,我们此前也不乏从各地看到各种表态。自然可以问一句,对我国而言,“污染减排和环境友好型社会”,是一个当前的热点话题吗?

  覆巢之下,安有完卵?如果不能从他人的困境看到自己的危险,我们岂有自救的可能。而这,也许正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危机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